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镇江萌吃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回复: 4

我的大学俗忆之爱

[复制链接]

4346

主题

4346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3280
发表于 2018-5-15 03: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大学俗忆之爱
  所谓的真正意义上的处子作,是在大二那年开始的,那是个南师学英语的女孩。

  

  我的大学俗忆之爱

  ——洪春

  

  

    

  有时候,看着妻儿在屋里来回嬉闹,儿子拖着我的大皮鞋,象溜冰似的扑向他母亲温暖的怀抱,我会感到一丝迷惘,在一片欣悦中淡淡升起。我会想,也许果有上天,冥冥之中早已安排了一切。认识妻是偶然的,在媒人一阵眉飞色舞地开场白后,我突然笑了,“阿姨,您别说了,我和她小时候是一个年级两个班的。”的确,那时,妻是五(一)班的班长,我是五(二)班的学习委会,她的手臂上比我多一条杠。于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并终有结晶。我看着他们,欢乐地围绕在我的周围,却将所有过往从心底慢慢牵出来并放回去,我对妻儿展现着魅力的笑容,搓洗着儿子尿湿的牛仔裤。

  但,我仍然会去想,一个人嘬着咖啡,在欣慰和安宁之余。

  所谓的真正意义上的处子作,是在大二那年开始的,那是个南师学英语的女孩。我觉得她长得象以后的萧亚轩,在若干年以后去重庆保全,偶然在一酒店内首次看见后者的MTV时,我这样认为。当时,我看着载歌载舞的后者,突然涌上一种夺眶的生理反应,最终还是压了下去,我对自己解释说是中午的烧酒上头了。

    

  她是无锡人。和她认识纯属偶然。那天和几个室友推着一整三轮车的书慢慢碾过南京特有的浓荫大马路,从南大去南师卖书。一是为了赚每本百分之一的代销钱,二是因为南师的据说美女如云。我们将车停放在南师里面的隧道口,这里来来往往比较热闹。其实,那天成交的情况不是很多,主要是我们几个第一次从商,而且因为代销的缘故,并没有打折的回旋余地所致。我坐在三轮车的翻沿上,失望地看着很多人远去的背影,顶着中天的日光,觉得无趣。后来,一个短头发的女孩来了,笑着问有没有王朔的小说,我羞红了脸说不好意思忘带了,其实,王朔的小说我们根本就没有进。她的眼睛不大,但黑黑的很有神采,笑起来是那种弯弯的样子。看她有些遗憾,我随手拿起一本书,向她推荐铁凝的《玫瑰房》,虽然这本书自己并没有看过,但我却厚着脸皮介绍说这是一篇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小说,“真的不错,你们女孩子肯定会喜欢的。”我说。她有些狐疑地看着我,接过《玫瑰房》翻了翻,最后把书转过来,看着后面的标价。“六块五,这么贵。”她撅了撅嘴,似乎有些不大情愿。那时候,食堂里的饭菜只要四块钱就可以说吃得相当不错了…..我搔搔头皮,表示无能为力,“我们也是代销的,不好打折,我们从南大那边过来的,主要是方便大家买书。这书挺好的……买一本吧。”或许,我当时急于成交的心态在她的面前过于直露,她看了看我竟也有些脸红,把《玫瑰房》轻轻放进了书包。我微微伸了伸脖子,看着她白皙的手指翻开了一只浅绿色的窄窄的小钱包,从里面抽出一张10元钱。我连忙接过塞进钱箱里,翻腾着沙滩裤的裤兜,却发现出了有几个硬币外,就是找不到五毛钱。她看我开始流汗了,就说:“没有就算了。”我以为她是说《玫瑰房》不买了,有些急了,连叫道:“有有有,肯定有的,我马上找给你。”我问边上的室友借,可他们异口同声地摆摆手以及脑袋。我又翻了一遍短裤,发现实在是没有五毛钱,只好将10元钱重新拿出来讪讪地递给她,说:“那,就算了吧……”

  在后来的几个月里,我和她熟了之后,有一次她陪着我坐在南师校门外的小馄饨摊子上,笑着对我说:“当时,看你急得那样子,我以为你要哭出来了。”“有那么严重吗?”我表示,并将她碗里剔出来的不想吃的馄饨芯子放进自己的碗里。其实,卖书的那天,她后来是这样说的:“我刚才是说这五毛钱就不用找了,我可没说这书不买了啊。”我身旁的室友都哄然笑了起来,我红了脸说:“要的,要的,我当然要找你钱的。这样,书你先带回去,这10元钱你也拿回去,我下次到你宿舍里来拿六块五就是了。”她摆摆手,“还是这样吧,我钱照付,你找不出的五毛钱,下次想到了就送到我宿舍,忘记了也没关系的。”我说:“好啊。”于是,她留了一个宿舍地址的小纸条给我,黑色的眼睛朝我弯了弯,背着书包走了。看着她浅绿色的衣裙消失了之后,我低头看着纸条上歪歪扭扭的一行字,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的字也还过得去,比我写得差的学生可还多的是。后来,我真的按照她给的地址找到了她的宿舍,当着其他几个女生的面还了她五毛钱,她有些惊讶却也很开心,坐在那里还有些局促,糊里糊涂地先说谢谢我什么的,后来又马上红着脸更正说没想到你真的会送过来。我站在她宿舍门口的一张床边,坐也不好,不坐也不好,倒也是浑身不自在,更是让她宿舍那几个挤眉弄眼的小姑娘上下前后品头论足了一番。她跟着她们笑了起来。我有些尴尬,却是这样和她认识了。

    

  其实,南大离南师并不远,如果从南大北苑的化学楼出去,过了几个弄堂和一条大马路也就到了南师。那时候,还没有因特网,所以,闲来无事,我就会和其他人一样,喜欢经常窜到其他大学找老乡玩。因为也算认识她了,我去南师看老乡的同时,有时顺便也会去看看她。开始,大家都有些拘束,但,一会生两回熟,次数多了也就自然了。我发现她是一个挺开朗的女孩,而且脾气也很直,有时候还挺倔的。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恋爱的念头,无非是远离父母,认识了其他人后自然而然会产生一种亲近感而已。我高中时候,英语就一般,上了大学后,更是踢倒了九霄云外。因为,她是学英语的,那会就已经具备和洋人对答如流的本领了。我从内心深处一直对她有一种羡慕和钦服,当然,她的中文字体略丑,倒是很让我安慰一点。说实话,当时和她交往,一开始的确没有想到是否在谈恋爱。但她的性格和我相若,直,并介于乖巧和我行我素之间,和她在一起玩,我没有任何顾忌,很自然。两个人虽还不是很熟,却可以唧哩呱啦唠上老半天话。有一次,她跟我开玩笑说和我在一起感觉就象是闺房密友般,我倒是听了头皮发炸,直叫:“我挺男人的,怎么会说我是你闺房密友?”她却已经笑得喘不上气了,说她的意思是指和我在一起玩没有任何拘束的,我才释然,其实,我也是这样的感觉。还有一次,我问她那本《玫瑰房》好不好看,她却笑着说看了一半就放下了,还说看的那一半还是因为我记着还她五毛钱她有些感动硬着头皮看的,“其实,我只喜欢看轻松一点的东西了,比如王朔的小说什么的。我当时买那本书还是因为你说的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什么的,但看看好像不是那回事儿,你究竟看过没?”她问。我于是开始自以为是地给她解释文学概念,她嘻嘻地看着我,未置可否。那时候,我开始渐渐觉得她笑起来挺有魅力的,尤其侧脸,既柔和还带点线条,眼睛弯在上面总是恰到好处。她应该是那种初看不显眼越看越耐看,而且处久了每天都有新感觉的那类女孩子。若干年后,我反复听着看着萧亚轩的歌曲,总会升起这种熟悉的感觉。偶尔一次,我在南师的一个老乡对我说:“上次,在我们学校,看见你和一和一个女生在一起,那女孩长得蛮有味的。”那一刻,我突然在心中“咯噔”一下,在发觉别人也认为她好看的刹那,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有时候,她来南大玩的时候,也会来看我。但她总是其他上来的同一楼男生顺便上来叫我,自己从不肯上来。我想女孩子总是比男生要求高一点,所以,我就下去接她,但她一次都不肯去我的宿舍坐坐,我就陪着她在校园里到处走。有一次,我和她坐在北苑大场的阶梯上,我笑她扭捏作态,她白了我一眼说:“我毕竟是女生吗?去你们男生宿舍总是不方便的。”我看着她的笑颜,心里想或许因为她是无锡人,而我是XXX的,一开始双方都是把对方视作半个老乡才会如此随意和亲近的,想着想着有些怅然,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想的。就这样和她交往了一个学期。

    

  后来,放了寒假,我一个人每天呆在家里看电视看小说消度寒假。临过春节了,突然想去无锡看看她。兴冲冲准备去买票,却突然想起并不知道她住在无锡哪个地方。记得她曾经给我留过她家的电话,于是,好不容易拨通了。电话那头,她听到是我的声音后,先是惊讶,后来是高兴地喊了起来。我们在电话中互相说着新年快乐的话,之后却突然没有了谈话的内容,隔了一条线,两人间竟没有了以往的毫无拘束的那种感觉。我感到她也似乎在等我说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我喃喃地说:“就这样了,祝你们全家新年快乐。”她在那头轻轻“噢”地一声,电话挂了。我想起还是忘了问她住哪里了。母亲在隔壁的房间问我是不是苏州的姐姐来的电话,我含糊地应了一声,掉了魂似地坐在那里发呆。我第一次感到寒假其实挺长的,我不明白以前我为什么总是要赖到最后一天才去学校报到。

  年过了没多久,我就吵着要回学校,我对母亲说准备考六级,但书在宿舍里。母亲说好的。于是,第二天,我就坐上了去南京的公共汽车。去了第一天,就去南师找她,却扑了一个空。我只得怏怏回了南大。过了几天,我一个人在宿舍里百无聊赖地听着南京音乐台的FM调频节目,有人在楼下喊我,我伸出头去,却看见她穿著一身红色的羽绒服,站在雪地上仰头吃力地朝上面看着,黑色的眼睛显得特别分明。我蓦的鼻子一酸。是她啊。我大声应了一下,穿着件薄薄的白毛衣和牛仔裤,拖着棉拖鞋就这样冲了下去。她见我下来,也朝我跑了过来。我和她紧紧拉着手,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却先笑了起来,说:“我宿舍的门卫说有个高个男生前几天找我来着,估摸着是你,所以过来问问……”我脸一红,本想瞒混过关,临出口了,却又化作了傻笑,算是默认了。她也笑了起来。她见我只穿著棉拖鞋,担心我会着凉,我说我身体素来强健,没关系的,还笑她穿了鼓鼓囊囊的,象无锡小笼包子似的。她气得把脚一跺,但看我是在说笑,却又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于是,我站在雪地上,看着那熟悉的不大却很有形状的眼睛弯在那里,却是有点不知所措了。

  其实,那时候,我和她都还没有表白什么。虽然,我骨子里有些痞性,素喜特立独行,但那几个字对着她,却总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或许是时候未到,也或许我原还就是一个极为保守的人,也未可知。后来她告许我她在新年里仔细看了两遍《玫瑰房》,“真的如你所说,写的很好,看来我是买对了。”她说。我嘿嘿笑着,当然没敢告诉她我其实没有看过,也幸好,她一直没有跟我探讨过小说里面的人物,不然,我的脸就没处搁了。因为她总是拒绝去我的宿舍玩,所以,我的室友一直也不知道我在和一个外校的女生交往。碰巧,我宿舍里也有一个无锡人,我就从他的嘴里掏出了很多无锡人的一些风俗习惯,而且还学来几句无锡方言。虽然,苏南的区域范围很小,但哪怕隔了一点点距离,这方言就会不同。后来,我就开始在她的面前学说一些四不象的无锡话,她每次听了总是笑得直不起腰来。有一次,她脱口而出说我倒象个无锡毛脚女婿。说完,我们俩都愣住了,她更是涨红了脸,低着脑袋不敢看我。我鼓作勇气朝她伸出了手,却停在了半空中,讪讪放回了原处。我是个害羞的人,难得,但总在关键场次。其实,她,也一样。若干年后,我突然这样意识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231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812
发表于 2018-5-15 03:5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504

帖子

102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027
发表于 2018-5-15 04: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顶!!!!!!!












深夜福利http://www.yuewang5.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2

主题

823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7333
发表于 2018-5-15 04: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37

主题

2040

帖子

536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5366
发表于 2018-5-15 05: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镇江萌吃

GMT+8, 2018-5-27 15:41 , Processed in 0.08744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